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生活 > 原创文学 > > 内容

记忆的匣子

时间:2019-09-10 16:01:00   作者:潘红梅   来源:农行临沧分行    点击:

前不久,和一位朋友聊天,她非常认真地说:“最近感觉记忆力下降了,很多事记不住了,很多人想不起来了。”听她这么一说,我猛然一惊,感觉像在说自己。的确,听着时光的声音,看着四季变换的匆匆,听着、看着,有些事变了,有些人不见了。物已非,人亦非!

有一天,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,突然,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回头一看,是陌生面孔。“认错人了吧?”我说。“没有错呀,你不是农行的阿梅?我和你办过业务的。贵人多忘事,记不起来啦!我是某某。”哦!哦!哦!尴尬,真尴尬!

还有一天,去参加朋友聚会,饭桌上,一位美女叫着我的名字,可我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。她自我介绍,还讲了许多儿时的事。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我的小学同学。我无地自容,并被罚酒三杯。活该!真活该!

说来也奇怪,经历一些人、事之后,我反观自身,回归本真。总体来看,记事是可以的,记人真不行。是孤傲?是卑微?也许,二者皆有。很多时候,别人说:“你曾帮助过谁的,记得吗?谁还气哭过你,记得吗?”说心里话,真不记得了。记得又怎么样呢?当然,那些帮助过我的人,我是记得的,一辈子都记得。可有人说,有些事情我记不得了。这样说来,我是不是不懂感激呢?还是大脑缺少什么?或许,我本来就是个糊涂虫罢了!

很多个夜晚,欲睡难眠。总会想父亲,想起父亲!想起那个遥远而幸福的童年。父亲辛苦了一辈子,奔波了一辈子,善良了一辈子,慈爱了一辈子,留给我无限的温暖和思念。

记得那天,出门时还是艳阳高照,上课时忽然乌云密布、狂风呼啸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同学们都没有带伞,衣服又穿得单薄,放学后只能在教室里等着。大家在讨论着,谁家的大人会第一个送伞来。我没有参加讨论,埋头做作业,因为知道父母都很忙,没时间送伞。 “来了,来了!”听到同学们的欢呼声,我悄悄用眼角的余光朝窗外瞟了一眼,那位送伞的人,竟然是父亲!他站在窗边,手持一把黑色大伞,额头沾满了细小的水珠,鞋子全湿了,衣服也淋湿了一半。父亲,您怎么这样傻,一路上雨那么大、风那么刮、路那么滑,怎么不等雨小一点再送来啊?心痛,温暖,还有一点小小的骄傲。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,我大声地喊道:“我爸爸送伞来了!”他一只手撑着伞,一只手牵着我回家,我真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……

父亲是摄影高手,还记得小时候,他总喜欢带我们到风景优美的地方留影,还时常到南汀河的沙堆里捡金色的沙砾。他说,等我长大了,要用这些“金砂”炼金制成项链、手镯、戒指给我作嫁妆。有时候,一捡就是一整天,乐此不疲。后来才知道,那些“金砂”根本不能炼出什么金子,却给我带来了比金子更宝贵的快乐。

父亲离开我们己经二十四年了,他在地下,我在地上。阴阳相隔,不复相见。每次想起,都宛如昨日。每次想起,音容俱在。每次想起,都会后悔,后悔不能及早尽孝,后悔未能多些陪伴。多少次啊!我流下了悔恨的泪水……

记忆是什么呢?是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人旧事吧!是那些回不去,不可重来的时光场景。是一起玩泥巴,把头伸进草丛玩“躲猫猫”的小伙伴。是一起走过万水千山,一起吟诗作乐,才分别又想着要见面的朋友。是一见如故,想忘记却又做不到的遇见。

每个人都有一个记忆的匣子,有的人存着善,有的人存着恶,有的人什么也没存。而且,安放匣子的地方,就是每个人最隐秘的地方,别人不能触碰。一般来说,童年到少年,匣子放在眼睛里。睁开双眼,什么都记得了。眼睛看到过的,就再也不会忘记了。青年到中年,匣子放在大脑里。打开大脑,很多东西想起来了。大脑过滤后的,也不会再忘记了。中年以后,匣子放在心里。存储着刻骨铭心的人、事,只要拨动那根心弦,很多人、很多事,都回想起来了。

分别是人生常态,分别也意味着重逢。然而,人生多憾事,有一种分别即是永别。在记忆的匣子里,多存一些真、善、美,多放一些情、义、爱,这个匣子就很有意义。

我的匣子很小,我的记忆很少,记录了难忘的相逢,记录了世间的美好。我把它分成三份,第一份安放在父亲的身边!第二份安放在爱我的人心上!第三份安放在岁月成金的长河中!



CopyRight(c)临沧市银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。
地址:临沧市临翔区百树广场3栋302室      邮箱:lcyhxh@163.com      电话:0883-2120077
ICP备案:滇ICP备14003373号     技术支持:临沧东腾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