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生活 > 原创文学 > > 内容

蒋老园长和她的家人们

时间:2019-05-10 17:32:28   作者:杜云娇   来源:农行永德县支行    点击:

她,中等个子,一头白发,皮肤黝黑,是一名地道的布朗族人,在这个小县城里,人们总爱称她为蒋园长、蒋阿姨、蒋奶奶。她,通情达理、持家有道、团结邻里,身上有着传统妇女的纯朴和善良,始终用自己全身心的爱呵护着这个大家庭。她,就是我亲爱的外婆。

外婆今年91岁高龄,别看她岁数大,可身体特别棒,做事特麻利。外婆脸上常常挂着笑容,但是在笑脸的背后,却有着一道道伤痕。在大家的眼中,外婆是最坚强的人。

外婆膝下有5个子女,个个家庭美满,事业有成。1970年,外公在一场救灾抢险中不幸遇难,从此长眠于永德县烈士陵园。外公牺牲的时候,外婆才40出头,子女中最大的只有14岁,她曾一度陷入悲伤之中,可当看到这些尚未长大的子女时,她擦干眼泪,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,一个人把5个孩子拉扯长大。外公的突然离世,是外婆人生中遭遇的第一道坎,外婆就这样守寡了大半辈子,再未续弦。

1999年的冬天,在法院上班的二舅突发事故,那一晚,急促的电话铃声彻底颠覆了平静的生活。从此,二舅没了右眼、右臂、右腿。当外婆看到病床上的二舅时,泪流不止,声音沙哑。她心疼他的儿子,她恨不得替儿子承受一切痛苦,她不敢想象身体的残缺对儿子以后的生活会有多大影响,她唯有和儿子一起坚强地向前走,才是一个母亲对儿子最大的呵护。二舅坎坷的命运,是外婆遭遇的第二道坎。外婆不求孩子们有多大成就,平平安安就是她最大的心愿。

可是命运弄人,外婆又遭遇了她人生中的第三道坎,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。2012年的大年初二,小舅走的是那么突然,临走前的几个小时,全家人还在一起放烟花,有说有笑,计划着第二天去烈士陵园看外公,可就在半夜,小舅突发疾病,没留下一句话,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。外婆歇斯底里地哭了,她把她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哭干了,她的哭声让所有人都觉得命运对她实在不公。在小舅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外婆沉默寡言,为了不让儿女们担心,她总是独自躲在自个儿的房间里偷偷抹眼泪,总是站在自家的阳台上,眺望着远方。从外婆的眼里,我看到了她的坚韧。

或许外婆最被大家熟悉的就是蒋园长这一身份,外婆曾经是县中心幼儿园第二任园长,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长大成人。1987年,外婆退休了,退休后的外婆离岗不离心,总是挂念着幼儿园的一切。伴随着孙子孙女们的陆续诞生,她又把爱倾斜到了他们身上。她把自己当成一本教科书,言传身教,在我们的眼中,她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。

外婆40岁入党,一直以来,她以一名党员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,勤俭节约,勤奋好学,她教育我们要积极入党,要向党组织靠齐,并亲自到新华书店给子孙们买党章,她常常会给我们讲授党课,给我们传达党中央的政治理念。新闻联播是她每天必看的电视栏目,能让她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。在她的熏陶下,我们5个家庭的成员中,各自都至少有1名是共产党员。

如今,我们这个大家庭已是四世同堂,外婆因为有了我们,让她觉得她是最幸福的,而我们因为有了外婆,让我们感到我们是最幸运的。我们是和睦的大家庭,家和万事兴!




CopyRight(c)临沧市银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。
地址:临沧市临翔区百树广场3栋302室      邮箱:lcyhxh@163.com      电话:0883-2120077
ICP备案:滇ICP备14003373号     技术支持:临沧东腾科技有限公司